《电商法》落地一周后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电商法》落地一周后

1月4日上午,路桥区核发了该区首张电子商务经营营业执照。

《电商法》落地一周后

1月1日,某微商的微信朋友圈广告画风突变,展示的商品并非实物,而是以手绘漫画的形式出现。

1月4日,距离我国首部电子商务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实施已过去3天。

这天上午,路桥区核发了该区首张电子商务经营营业执照,办理人是路南街道台州市路桥言成电子商务商行的盛龙。三门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则于这天下午颁出了该县的第一张电子商务经营营业执照。“李女士从事化妆品代购生意多年,已经在韩国当地获得营业执照……听说《电商法》从1月1号起开始正式实施,就赶到三门县行政审批中心申领营业执照。”

前后历时5年,3次公开征求意见、4次审议之后出台的《电商法》,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实施,其中所称电子商务经营者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包括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他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经营者”,都需要依法办理电子商务经营营业执照,进行依法纳税,纳入国家监管。这意味着,我国的电商行业从此进入“有法可依”的时代。

如今,《电商法》已落地一周有余,电商行业有什么改变?

朋友圈热闹依旧

2019年的第一个周日,中午12点,椒江人周娟娟在微信朋友圈发完当天第4个化妆品的代购广告后,准备吃饭。“(朋友圈)好像没什么变化,我们继续发(广告),有需要的人跟往常一样下单。”一小碗饭就快见底,周娟娟的手机响了,一位老客户下单购买她刚发的那则广告里的眼霜产品——这是从上午9点以后开始“营业”的周娟娟接到的第5单生意,“全是老客户”。

《电商法》正式实施后的这一周有余,活跃在朋友圈的代购、微商们依旧忙碌地刷着屏,对她们来说,“似乎什么都还在正常运转”。

“不太正常”的现象只在《电商法》落地当天有所体现。1月1日,在周娟娟发出一条“歇业一天”的朋友圈后的3个小时,她的“同行”黄岩人沐沐(网名)也发了一条朋友圈:“今天开始,基本朋友圈要停一停了。需要所有商品,直接微信我就好,或者翻翻我最近的朋友圈。”但仅仅过了10分钟,她就发出了一条九宫格的化妆品广告,与以往不同的是,商品并非实物,而是以手绘漫画的形式出现,广告文案和商品名称也“改头换面”,例如一款SK2的产品被介绍为“神仙喝的水”,诸如此类。事实上,为了防止被系统判定是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少人都在这一天感受到代购们画风突变的朋友圈。

但仅仅一天过后,一切又恢复如往常。

尽管还保留着那条“朋友圈要停一停”的消息,但1月1日当晚,沐沐的朋友圈就“恢复了正常营业”。1月7日,记者联系上她时,她表示“一切都很正常”,下单量甚至还略高于上个月同期。谨慎的周娟娟,则在第二天“正常开业”。

《电商法》落地后这一周有余,朋友圈热闹依旧。

在朋友圈做了几年海淘代购、目前“营业利润还没有达到1万元一个月”的“贵贵”(网名)对此给出的答案是:“《电商法》对小户没啥影响,大户要着急。”

在《电商法》的相关规定中,并不是所有卖家都必须办理营业执照。依据其第十条的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但是,个人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家庭手工业产品,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和零星小额交易活动,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不需要进行登记的除外”。其中比较关键的豁免范围是“零星小额交易”的定义,目前具体标准还有待明确。但姑且可以因此得出一个结论:那些还在微信朋友圈活跃着的经营者们,应该就是所谓的“小户”了。

但在朋友圈干了5年代购的“小户”周娟娟心里清楚,“大家变得小心翼翼的了,至少在心理上是这样,毕竟有一部法律出台了”。她说:“我们也都想继续从事这个行业,所以大家现在都还在观望。”

与之相比,销售规模大的卖家,即“大户”,确实表现出了较大的担忧。

尽管温岭人庄庄(化名)不愿透露自己的月销售额到底有多少,但却承认自己确实属于“大户”——做微商七八年的时间里,她已经买了两辆价值近百万元的豪车。自1月1日起至今,庄庄的朋友圈和QQ空间更新显得异常低调,只有一个二维码配图,文字则说明产品以后只在微商相册里进行更新,并强调可以转去支付宝进行下单交流。与此前每天动辄几十条的产品图片刷屏式地宣传方式大相径庭。

上一篇:电商法重塑行业规则 影响宁波几何? 下一篇:苏州农产品电商年销售额33亿元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