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不应在互联网热潮中被冷落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信息中心主任 琚文胜

卫生信息化,对于许多人而言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词。早期的卫生信息化建设主要集中在医院内部的HIS系统、PACS系统的搭建、改进。随着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以及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兴信息技术应用的落地,卫生信息化展现出前所未有的活力和想象空间,各级卫生行政部门也将其作为深化医改、促进卫生事业科学发展、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目标的重要任务和支撑,大力推进。

但在蓬勃发展的同时,卫生信息化工作还是面临诸多需要解决和突破的难点。从今天开始,本版特别开辟【卫生信息化大家谈】栏目,邀请身处一线的实践者们,谈困惑、谈挑战、谈机遇,畅想信息化发展的未来之路。

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之后,各地积极响应推进。我目前所掌握的信息是,全国大约有13个省份发出了互联网医院的牌照,其中获得牌照的绝多数是三级医院,极少数是二级医院,没有看到一级医院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这和我的预料是一致的,但与我的期望是不一致的。因为我期望拿到牌照的医疗机构中有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身影,希望“互联网+基层医疗”与“互联网+医疗”同步。

“互联网+医疗”的内容很广泛,同样,所谓的“互联网+基层医疗”的内容也很丰富,但我在此仅讨论国家卫生健康委有关互联网医院、互联网诊疗的新政策出台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医生对慢性病、常见病的复诊病人在线问诊开处方这件事情上。因为我认为这很重要,但受重视的程度却不够。其实,相比于医院的信息化,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信息化整体都重视不够。

■为什么要重视?

首先,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在医疗服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2018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人次达83.1亿人次,其中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有44.1亿人次,占了总量的一半还多。因此,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不应该在“互联网+”的热潮中被冷落。

其次,“互联网+基层医疗”有刚性需求。比如,我是高血压患者,每月药用完了就得到社区卫生服务站去开药,往往不得不请假半天专门跑一趟。那时我往往会想:如果手机上能够和社区医生连线告诉他我的情况,社区医生开出电子处方,药能快递到家,那该多方便呀。我一年去医院的次数不多,但一年去十来次社区卫生服务站基本是铁打不动的。相信像我这样——年龄不算太大、熟练使用互联网、有慢性病、工作节奏比较快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应该与我一样期望“互联网+基层医疗”。

再比如,在一些偏远乡村,当地有医疗服务需求的村民大多以慢性病、常见病为主,但由于交通不便、路程遥远、医生人数少等现状,看病难的问题凸显。如果有“互联网+基层医疗”,村民看病难的状况就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第三是推进分级诊疗的需要。好的分级诊疗有助于卫生服务在公平性、可及性以及质量、效率等方面都取得较好的成绩。我认为,基层首诊是分级诊疗的核心,基层首诊就是全科医生发挥健康守门人作用,提供首诊并解决大部分的健康问题,解决不了的,提供双向转诊服务。在推进“互联网+”的过程中,“互联网+基层医疗”也应同步谋划推动。

■不推进可能带来哪些问题?

首先是百姓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常见病、慢性病是基层医疗的主要工作内容,这也和“互联网+医疗”相关文件规定的范围基本一致。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医生人数不如大医院,每天在线下诊疗人次也比不了大医院,线上服务的人次会更少,这样容易给人造成基层医疗开展线上服务“用处不大”的错觉。其实如果在线上提供服务的社区医生和医院的医生数量相同,二者在线上提供服务的数量未必有太大差距。再者,假设2018年全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44.1亿人次的诊疗量中,有1/10是线上诊疗,那就是4亿人次,如果有了“互联网+基层医疗”,就意味着去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患者来回奔波的次数减少了4亿人次。

其次,选择医院看病的人会越来越多,选择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看病的人越来越少,推进分级诊疗更加困难。这些年,各地为落实国家推进分级诊疗的要求,下了不少功夫。例如,2017年北京启动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到2017年底,二三级医院的门急诊量都下降了,而一级医院和社区服务中心上升了15%左右。还有不少地方提出“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县”的改革目标。据媒体报道,2018年底,广东县域内住院率已提升到82.2%,基本实现大病不出县。在上级有要求、各地在努力落实的大背景下,2018年的数据显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诊疗人次没有显著上升,相反还有些下降,这说明推进分级诊疗的难度很大。

上一篇:高校开设家政相关专业:中国开放教育的创新之 下一篇:浑水发第二份沽空报告 安踏真的贱卖资产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