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國家“點名”後 互聯網醫療加速走進“春天裏”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被國家“點名”後 互聯網醫療加速走進“春天裏”

  疫情暴發後,醫院成了高危區域,大量非急症門診關閉,求醫不便的患者,開始轉向線上問診。日前,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新聞發佈會,互聯網醫療頻頻被“點名”。

  據統計,疫情期間,國家衛生健康委的委屬管醫院互聯網診療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倍。同時,一些第三方互聯網服務平臺的診療諮詢量也比同期增長了20多倍。因為疫情的催化,互聯網醫療“流量井噴”。隨著國家政策的加持,蓄勢已久的互聯網醫療貌似迎來了春天。

  隔空問診“爆髮式增長”

  “醫生,我有點輕微咳嗽,不知道是不是得了肺炎?”

  “不要急,跟我詳細説説你的情況……”

  不用“面對面”,隔著屏幕就能尋醫問診。疫情期間,阿裏健康上線了義診服務,不少醫生在脫下白大褂後變身“淘寶主播”。江西省廬山人民醫院發熱門診醫生張沛,首次直播就吸引近10萬人次觀看。短短一小時,他回答了100多個問題。用他的話説,一場直播的強度絲毫不亞於一台小手術。

  在有“中國大數據之都”美譽的貴州省貴陽市,有家叫“朗瑪信息”的上市公司,同樣運用“互聯網+醫療”技術為全國各地民眾提供免費遠程問診服務。視頻問診8000余次、圖文問診50000余次、瀏覽量近400萬人次……這是一個月內“朗瑪信息”交出的成績單。

  疫情期間,阿裏健康、好大夫、微醫、丁香園等眾多互聯網醫療企業反應迅速。隔空問診“爆髮式增長”,無疑大大緩解了線下門診的壓力,也避免了交叉感染,讓互聯網醫療得到了一次集中檢閱。

  開闢抗疫“第二戰場”

  疫情期間,一些傳統的公立醫院積極擁抱互聯網,整合醫療力量,用互聯網醫療開闢了抗疫“第二戰場”。

  2月10日,天津醫科大學總醫院上線“互聯網門診”,首批103名醫生在線服務,患者可以通過圖文或視頻的方式在線諮詢。3月3日,“互聯網門診”升級,可以實現線上支付、醫保線上實時結算、藥品快遞到家等功能。運行一個多月,天津醫科大學總醫院“互聯網門診”服務患者近6000余人次。

  “雲診療”更是打破了優質醫療力量的地域界限。

  疫情期間,寧夏回族自治區人民醫院互聯網醫院積極協調,多次通過遠程視頻,為湖北襄陽“線上馳援”。作為全國首個“互聯網+醫療健康”示範區,寧夏目前已構建起覆蓋到鄉村的五級遠程醫療服務體系。在抗疫中,“雲診療”發揮獨特作用,全區22家互聯網醫院形成聯盟,開展在線問診3萬餘例,約40萬人受益。

  “我們支援襄陽的醫護人員名額有限,但目前雙方已建立了聯絡員機制,更多專家可以通過遠程會診發揮作用。”寧夏人民醫院信息中心主任李寧説。

  互聯網醫療靜待春暖花開

  疫情催化“流量井噴”,與餐飲、酒店、旅遊等行業經歷的“寒冬”相比,此前並不活躍的互聯網醫療行業悄然間好像迎來了“春天”。特別是疫情期間,國家層面相繼出臺政策,助推互聯網醫療發展。

  “整個互聯網行業在疫情期間開展了大規模的諮詢和義診,進行了一次很好的用戶教育。疫情促使在線問診完成了從醫到藥的整個過程,是對用戶習慣更深層次的培養,更是對行業發展更進一步的促進。”小鹿醫館聯合創始人兼CEO劉欣悅表示。

  不過,互聯網醫療的短板也很明顯。

  寧夏衛生健康系統一位業內人士透露,實體醫院診療過程中的臨床檢查優勢,是互聯網診療手段無法比擬的。坐享便利的同時,不少患者更擔心它存在診斷不準確、用藥不合理等問題。另外,當前醫保報銷尚未納入網上醫療體系,行業監管和行業規範都有待完善。

  “技術的進步、政策的鬆綁、企業戰略選擇比疫情的影響更大。”劉欣悅認為,從客觀上來講,疫情作為偶發事件很難成為互聯網醫療行業爆發的拐點。

  不管怎樣,經此一“疫”,互聯網醫療越來越受到重視,這是一個好的開端。

上一篇:京东健康助力 互联网医疗加快“健康中国”行动 下一篇:百度在银川成立互联网医院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