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 藏在服装供应链里的万亿生意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产业互联网时代,任何一个产业都值得重做一遍。服装供应链差不多是最早被盯上的一个领域。

缺乏投资主题的2019年,服装供应链领域爆出的投融资事件明显增多,生生造出一个小风口,其中不乏上亿美元的投资事件。

互联网时代 藏在服装供应链里的万亿生意

“去年我几乎每天都能收到2~3个投资人的微信消息,询问一些服装产业相关的动态或者探讨一些行业当下的发展逻辑。”陈建志在创立传梭智造之前已经在服装行业深耕26年,为国内很多一线服装品牌做过顾问。

然而谈到服装就绕不开阿里。

作为阿里电商业务的拳头品类,服装是阿里推进产业互联网实践的桥头堡。手握服装业最大的线上销售渠道和最全的消费大数据,阿里可以反向推动上游的供应链变革。这个逻辑顺利成章。

2019年底淘宝再次组织调整,成立C2M事业部。新事业部采用双线汇报制度,既要向淘宝与天猫业务总裁蒋凡汇报,也要向B2B事业群总裁戴珊汇报,被认为是要打通阿里的C系电商和B系电商。

而C2M事业部要做的事情是,前端依托聚划算的天天特卖打通销售通路,后端依托1688打通生产通路,中间依靠阿里云的IoT部门提供技术支持,从而画出一个产供销的大闭环。

其实在此之前,1688的淘工厂和阿里云的IoT已经被统筹在新制造项目下开展合作,目的是为了推动工厂的数字化和智能化改造。而其首先落地的就是服装加工业。

但在阿里也无法触及的服装供应链环节,大量创业项目开始野蛮生长。

那么,服装供应链的数字化变革,究竟是阿里暂时做不到,还是创业者真的有机会?

一、服装供应链为什么需要重做一遍?

先来做个背景介绍。

人们对服装的需求是极其个性化的,没有一个人希望与别人撞衫,因此服装业从前端零售到后端供应链都极其分散。但服装业规模巨大(中国服装纺织协会测算,2018年中国服装销售总额3.08万亿),有一些企业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不断积累规模,最终长成了大块头。

因此服装业慢慢分成了两个阵营:一个是大品牌+高效整合供应链阵营,另一个是中小品牌+松散供应链阵营。

服装业很奇葩,大品牌也很难大者恒大,一不小心就容易因库存积压而掉队,但也有一批企业近年来一路高歌。

2019年,安踏股价上涨一倍,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港币,坐稳国产服装品牌一哥;曾经的一哥李宁走出一个完美的倒U型曲线,股价一年翻了3倍;一家知名度原本不太高的服装供应链企业申洲国际,2017年中之后股价便开始进入快速上升通道,2019年其市值一度超过1700亿港币,这家服装业的隐形巨头开始被越来越多人所关注。

这些成功的大品牌渐渐打造了自己专属的供应链,从原材料到成衣加工实行高度纵向一体化的整合。据陈建志透露,年营收超过30亿元的品牌差不多就算大品牌,已经有能力搭建自己专属的供应链。但完成整合的大品牌仍是少数,从销售额看目前国内没有一个品牌的市占率能超过2%,而大品牌总体市占率不足30%,剩下的70%都是中小品牌。

这些中小品牌因为在下游没有足够的销量规模,因此不可能搭建自己专属的供应链,只能和其它品牌共用供应链。当下科技圈热议的服装供应链值得再做一遍,指的就是中小品牌阵营的供应链产业(下文讲服装供应链,就是特指中小品牌的供应链)。

中小品牌销售额大概2.1万亿元(3.08万亿*0.7),除以其平均2~2.5倍的加价率(出厂价到零售价),中小品牌的供应链产业规模大概在8000亿~1万亿元。

说完背景,接下来讲为什么服装供应链值得重新再做一次。

回看这两年的一些消费变化,国产品牌崛起是一个很多人都在讨论的趋势,印着“中国李宁”方块字的服装已经登陆巴黎、纽约等国际时装周,一些个性化的小众国产品牌也因契合新一代消费人群的需求而快速崛起。

这本是一个好事,给了后来者更多成长的机会,但具体到服装业却是一个灾难,因为需求端的更加分散和个性化让供应链变得无所适从。按源码资本执行董事张星辰的话讲,“用户追求穿着个性化与供应链端规模化生产、反应慢、制造成本高之间的矛盾是服装业当前的主要困境,改造服装供应链势所必然。”

拆开来看,服装产业的环节无非这几个:

布辅料生产商-布料批发商-服装加工厂-品牌商/成衣批发商-零售商。

链条不算太长,但却十分复杂,因为每个环节都有太多的SKU。中国布料市场每年有300多万SKU上市,成衣市场每天有1万多款版式上新,如此长尾的供应链决定了内部存在大量信息不对称和挑选成本。

上一篇:叫板“维密”的美国互联网内衣品牌裁员 下一篇:用“中国特色”和“国际领先”为“能源互联网”加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