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话文化】王馗:北京是全国戏曲的“大码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王馗,文学博士,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戏曲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戏曲研究》杂志主编,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国务院政府津贴获得者。2002年获得中山大学文学博士学位,2005年从复旦大学博士后流动站出站至中国艺术研究院工作至今。出版个人专著有:《佛教香花——历史变迁中的宗教艺术与地方社会》、《鬼节超度与劝善目连》、《孤山的文人影像——三百年小青热辑事论稿》、《偶戏》、《梅州客家佛教香花音乐研究》(第二作者)、《解行集》等,参与主编《昆曲艺术大典》《昆曲艺术图谱》《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卷》等。

  记者:现在北京是您主要工作地点,北京整体文化氛围对您的戏曲研究有些什么影响?

  王馗:我跟北京的戏曲联系,在我读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建立起来了。以前去广州上学交通不便,要从老家到北京,再坐火车中转去广州。每次经过北京的时候,出于对戏曲的关注,我就会顺路买一些戏曲方面的磁带,所以那时起,京剧、梆子、北京曲剧、评剧等很多剧种都已经有所接触,我也了解到了北京不仅有她自己城市独立生长的戏曲,也有很多外来的戏曲种类。

  在中山大学读完博士,我在北京工作一年后又去上海做博士后。一开始,我在文化和旅游部(原文化部)艺术司,由于工作原因,看戏的机会很多,几乎把艺术司资料柜里面上世纪80年代到2000年这20年左右的所有戏曲资料都翻了一遍。通过翻阅这些资料,我深深感受到北京不仅是我国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更是名副其实的艺术中心。

  随着研究领域的不断深入,我益发体会到北京就是中国戏曲的“大码头”。上海、天津、武汉等都是戏曲的码头,对于南北戏曲的交流产生过重要作用,而北京在这些戏曲码头中绝对是重中之重的戏曲“大码头”。这个码头不只是起到平台流转的作用,凡是在这个码头聚集过的戏曲艺术,经过她的品鉴以后,都会发生质的提升。或者说凡是进京接受过洗礼的戏曲,北京这座城市都会按照自己的标准给予艺术上的认定甚至提升。北京俨然已经成了传统戏曲演出水准、创作水平的风向标,这里的标准标定了最好的戏曲应该“好”到什么程度。这个评价标准的出现,一则因为北京本身具有深厚的戏曲文化传统,由此北京成为戏曲艺术的专业展示高地;一则因为北京荟萃了一批学者和评论家,由此北京成为戏曲艺术的话语高地。

  北京作为戏曲文化的高地,从北京作为都城就开始了,几百年来戏曲在此成熟交融的过程就显示了这一特点。例如清代北京,戏曲艺术八方荟萃,地方戏大量地聚集在北京,经过北京文化的淘洗,再回到发源地去的时候,艺术品质就会得到提升。最脍炙人口的例子就是秦腔、梆子腔的艺术提升,艺人魏长生初进北京,引发了时尚变化,但作品中的情色内容又让他被逐出京城,之后魏长生辗转到了扬州等南方城市,经过艺术锤炼,再回北京舞台时艺术品质进一步提升变化。这就是北京戏曲舞台对于艺术家、戏曲艺术在不断成长中的推动作用。另外,北京的文化设施也很多,众多的会馆和戏园,从清代以来就提供了很多演出的空间和场所,使得大量戏曲艺术通过北京这块文化土壤不断成长成熟,再返还到原乡,甚至传播到中国的其他地域,这就是北京文化的历史传统对于戏曲的促进作用。

  今天,北京继续保持着政治文化中心的地位,国家出台了扶持戏曲的各种政策,北京作为戏曲政策推进的首善之区,给戏曲的传承、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平台,大量地方戏曲剧种和剧团都以进京演出,作为其艺术成就的一种认可。这就是历史和现实共同决定了北京的这种文化地位。

  记者:北京作为全国文化文化中心,现在戏曲的发展现状如何呢?

  王馗:昆曲和京剧是北京戏曲中古典和近代两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广泛的戏曲剧种代表。另外在北京影响大的还有河北梆子、评剧和北京曲剧等。总体看来北京现在的戏曲种类数量不多,但却涵盖了古典戏曲、近代戏曲中各种形态,显示出戏曲文化的多样性。其中最重要的是“国粹”京剧。北京是京剧成熟的地方,不管是徽班、汉班,还是秦腔、梆子,早期的声腔都还带有浓郁地方风味,但是经过北京的语言、审美习俗、城市商业空间、清代北京宫廷文化等多方面的渗透融合,京剧在北京成熟起来,最后成型,并流播全国,成为中国当之无愧的影响最大、品位最高的近代剧种。

上一篇:励志语录经典短句 下一篇:【名家话文化】买鸿钧:呼唤优秀传统 弘扬京味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